天气信息
天气信息
深圳市远望谷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
对研究工作不可或缺的图书馆

发表时间:2019-11-12 10:05

高校图书馆,除了图书馆的一般职能之外,作为辅助教学和科研的重要机构,如何发挥长处为师生的学习和科研服务,是个重要的核心思路。如今的时代,恐怕需要高校图书馆既专业又感性。之所以这么说,一方面是希望图书馆能够经常站在读者的角度上,设身处地,感性体会他们可能遇到的问题;另一方面又需要图书馆站在知识服务者的角度上,综合考虑如何实际解决这些问题。


教师与图书馆对学生读者的引领


对于刚刚对专业产生兴趣或需要对某一陌生学科快速学习的读者,任课教师的参考文献推荐,绝对是专业入门的捷径。如果任课老师本身科研水平还很好,学习经验丰富,那么其推荐文献对学生来说就越发宝贵。

作为作家的鲁迅,不但在文学领域妙笔著文章,同时也是一位人民教师,在北京大学、女子师范大学(后并入北京师范大学)、厦门大学、中山大学等高校先后任教过。他曾开过《中国小说史》这门课,课堂讲义后来经整理修订,出版了《中国小说史略》。

640.png 640 (1).png

作为一本文学史的评述作品,远不如小说、散文等文学体裁轻松易读,但读者们依然在豆瓣上给了这本书9.1分,其精彩程度可见一斑。阅读这本曾经的课堂讲义时,很容易让人联想:作为教师的鲁迅,会在这门课上,向自己的学生推荐什么样的参考文献呢?

并不是只有鲁迅这类“历史名师”让人好奇。我国英汉大词典的编纂者——陆谷孙老师,其《20篇英美散文》也广受欢迎。这本书同样也是源于他为本科生上的课程。出版编辑们的慧眼让这些讲义得以付梓,但也因为这些精彩的讲义,让读者更加好奇:作为教师的他们,会给学生什么样的推荐文献?


我的课程:兼顾专业引领和学科大视野


飞阅的个人图书馆服务,尤其关注为读者们提供课程方面的文献推荐。不是仅仅简单列出书单,而是适应读者使用心理——点击相关的推荐文献,即可跳转详情,并可视化文献在图书馆位置,展现数量、可获得情况、点击收藏数等数据,帮助快速获取文献,减少读者因为操作和获取繁复而引发的拖延症和“视而不见”。


640 (2).png


在图书馆丰富馆藏中,匹配和课程有关的文献资源,为读者展现学科范围内的相关文献。

640 (3).png


遵循各类高校对学生的培养体系,联动教务,从而帮助读者快速把握专业核心基础、发展脉络和深度学习方向。

教师还可额外再推荐课程参考资源,同样可关联馆藏相关资源,辅助促进读者对课程资源的使用。


读者个性化的个人图书馆


传统的个人图书馆大多只展现借阅历史等个人信息,飞阅个人图书馆服务专注于帮助图书馆感性认识读者需求,除了我的课程之外,还推出了我的标签、我的搜索、书享空间等功能,促进图书馆各项服务的深入开展。

在大数据等技术的支持下,飞阅个人图书馆服务汇集、整理、分析读者在各项服务中产生的活数据,从而使每位读者的个人图书馆都可能独具个性,且随着时间而不断产生新惊喜。

640 (4).png


读者可以对图书进行自定义标签设定,标签内可嵌套新的标签,层层分级,建立集合,从而归集偏好资源,逐渐形成读者“自己的图书馆”,打造系统性的阅读和学习体系。

640 (5).png


读者能够保存常用的高级搜索词,设定多种搜索条件和偏好,获得智慧排序检索结果。检索结果随馆藏变化,帮助追踪关注主题范围内的文献和最新发展。


640 (6).png

通过了解读者的偏好类别,在新书推荐和热门图书推荐中,主动向不同的读者推送个性偏好文献。而智慧推荐,则运用云计算分析、学习用户的海量行为数据,测绘个体行为画像和群体行为画像,并考虑一般推荐算法可能遭遇的信息茧房问题,致力突破,从而达到读者与偏好及未知的惊喜偶遇。


飞阅个人图书馆服务,能够通过我的搜索、我的标签、我的课程等功能,留存个人学习轨迹,保存学术成长回忆,成为读者的云端终身图书馆。


钱学森:图书馆对我的研究工作简直不可或缺


钱学森对于教学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。他认为,科学技术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将会是多学科的相互交叉与渗透。他曾形象地比喻,我们的知识结构应当像“金字塔”,这样才有后劲。而对于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的设置,则突出了先进性与前瞻性,与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最前沿紧密相连。[1]

钱学森对母校图书馆感情至深,曾由衷地说:“图书馆对我的教育成长和科学工作有极大的推动和帮助作用,……对我的研究工作简直不可或缺。”[2]他曾用质朴的语言回忆了他在交大图书馆孜孜求学的往事:


1929年我从北京师大附中毕业,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。那时上海交大图书馆在校门右侧红楼,是我每天必去的地方。一是读报,二是看书。当时学校订了许多报纸,有国民党办的,也有进步人士办的。国民党的报纸太臭,我是不读的。对图书,特别是科技书,那真是如饥似渴,什么科目的书都看。我是学机械工程的,常去找有关内燃机的书,特别是讲狄赛尔(Diesil)发动机的书来读,因为它热效高。后来我的专业是铁道机械工程,四年级的毕业设计是蒸汽机车。但我到图书馆借的书决不限于此,讲飞艇、飞机和航空理论的书都读。讲美国火箭创始人戈达德(R.Goddard)的书也借来看。我记得还借过一本英国格洛尔(H. Glauert)写的专讲飞机机翼气动力学理论的书来读;当时虽没完全读懂,但总算入了气动力理论的门,这是我后来从事的一个主要专业。[3]


飞阅个人图书馆服务,希望帮助图书馆感性认识读者需要,专业解决读者需要,从而促进服务工作的深入开展。我们由衷地祝愿高校图书馆在莘莘学子的心里,都能如母校图书馆在钱学森回忆中那样——对研究不可或缺。


目前飞阅个人图书馆服务推出在即,欢迎感兴趣的图书馆洽谈试用,详情了解请加QQ群870328071,期待共同探索图书馆辅助教学科研的建设之路。


参考文献:

[1] 张瑜. 我了解的钱学森老师[N].人民日报,2011-12-09.

[2] 校史故事:钱学森与西安交通大学图书馆http://news.xjtu.edu.cn/info/1002/61648.htm

[3] 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:钱学森致西安交通大学党委书记潘季、校长蒋德明的信(1996年)

分享到:
客户案例
汕头大学
杭州师范大学
四川师范大学
西安电子科技大学
联系我们 业务咨询   QQ群 : 870328071 服务热线   朱先生:13905712321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方先生:13575704542 用户联系邮箱 user@flyread.com.cn 招聘邮箱   lijian@flyread.com.cn

Copyright ? 2020 Flyread Culture 浙江飞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 |   浙ICP备16028710号 |      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6600号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

LCS·新一代图书馆管理系统体验服务已开通
联系我们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
业务交流QQ
2956714200

咨询热线:

朱先生:13905712321

方先生:13575704542
扫描二维码

关注公众号